秀掘娱乐网

而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第二卷中,在提及特洛伊人的盟友帕夫拉戈

简介: 而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第二卷中,在提及特洛伊人的盟友帕夫拉戈尼亚人时,也提及了他们那奔若闪电的骏马。

在记录这段历史的《荷马史诗》中,古希腊诗人荷马为我们描述了一场古代的大——木马计。

特洛伊木马当时,在智囊奥德修斯的谋划下,希腊联军制作了一个腹中中空的巨大木马,让几十个希腊勇士藏身其中。

之后,已经在特洛伊城外征战十年的希腊联军便假装撤退,把这个大木马留在海滩上。

然后,在一个巧言善辩的希腊间谍的忽悠下,从十年围城中解脱出来的特洛伊人,居然把这个藏有敌人的大木马运回了城中。

最终,当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因藏于木马腹中,而被特洛伊人"请进"城中的希腊勇士,便打开了特洛伊城的大门。

而之前佯装撤退的希腊联军,也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一举攻陷了特洛伊城,结束了这场长达十年的战争。

特洛伊木马和计算机三维渲染帕夫拉戈尼亚人的骏马:木马计中木马的可能原型可是问题来了,为什么奥德修斯和希腊联军的人都笃定特洛伊人会把他们的大木马运到城中,而不是不管不顾,或者是直接毁掉呢。

果然,在希腊神话中,记译君发现,对于当时笃信神灵的古希腊人和特洛伊人来说,马是一种神圣的动物。

而在《荷马史诗》对于木马计的记录中,也有希腊间谍关于木马是献祭给希腊神话中的胜利女神雅典娜,特洛伊人如果毁掉木马便会遭遇灾难,若把木马运回城中,便可得到神灵祝福这样的描述。

而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第二卷中,在提及特洛伊人的盟友帕夫拉戈尼亚人时,也提及了他们那奔若闪电的骏马。

当时,记译君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了进一步消除特洛伊人的戒心,木马计中的那匹巨大的马,会不会是以帕夫拉戈尼亚人的骏马为原型来打造呢。

结果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因为帕夫拉戈尼亚人的骏马,居然几乎贯穿了欧洲3000年的历史,从特洛伊木马计开始,它便饱受诗人、王子、国王和皇帝的喜爱,在欧洲许多重大的历史场合,以及记录这些重要时刻的历史名画中,它的身影都赫然在列。

侥幸逃脱的帕夫拉戈尼亚人和他们的骏马从《荷马史诗》中,记译君发现,在战斗中,帕夫拉戈尼亚人的首领皮拉曼尼死在了斯巴达国王墨奈劳斯手中,受战火影响,原来生活于今天土耳其境内的帕夫拉戈尼亚人,不得不开始了迁徙之路。

描绘特洛伊战争期间战斗的画作在古罗马历史学家李维残存的著作中,记译君也发现了可以印证这场迁徙的证明。

在自己的《罗马史》中,李维写道:"帕夫拉戈尼亚人和一部分特洛伊人来到了亚得里亚海最深处的海湾,进入到了大海和阿尔卑斯山之间,踏上了尤加尼安人的土地。

在他们的努力下,那里出现了一些诸如帕多瓦、特雷维索和贝卢诺这样的重要城市。

而在皮亚韦河沿岸,他们更是找到了一处适合的牧马场。

古希腊人的爱宠在古希腊时代,皮亚韦河马,因为其速度、耐力和俊美的外形,而得到了古希腊诗人、历史学家和文学家的喜爱。

在古希腊流传下来的诗句中,记译君发现了公元前7世纪的斯巴达诗人阿尔克曼写给它们的诗。

在洁白的羊群中,这匹精力充沛的骏马,仿佛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她,来自皮亚韦河畔的骏马。

"奔腾的骏马欧里庇得斯是古希腊最伟大的悲剧诗人之一,在自己的作品中,他曾多次描写过这种神奇的动物。

例如,在《希波吕托斯》中,他曾写道:"阿耳忒弥斯啊,但愿你能够驯服皮亚韦河畔的小马驹。

"在公元前440年的古希腊第85届奥运会中,一个参加战车竞赛的车夫,在自己爱宠皮亚韦河马的帮助下,从激烈的竞赛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

自那之后,这种骏马更是得到了全体希腊人的喜爱。

罗马帝国的铁骑到了古罗马时期,对罗马人来说,帕夫拉戈尼亚人是他们不可或缺的盟友。

罗马人的骑兵军团特别喜欢接纳骑着骏马来应募的帕夫拉戈尼亚人,而在战斗中,英勇善战的罗马人,总是能恰到好处地运用他们的骑兵。

在这场罗马与凯尔特人的激战中,四个罗马军团,与伊特鲁里亚人的军队和帕夫拉戈尼亚人骑兵组成了一支联军,一举歼灭了进犯意大利的凯尔特人。

虽然记译君没有找到确切的资料,以证明帕夫拉戈尼亚人骑着他们的骏马参加了扎马战役,但考虑到扎马战役和塔拉莫内之战相隔不久,所以记译君认为,在大西庇阿击败汉尼拔的过程中,帕夫拉戈尼亚人极有可能就骑着他们那已经培育将近千年的骏马,驰骋在战场上,终结了汉尼拔的不败神话。

因为加塔梅拉塔这个绰号为"狡黠的猫"为国家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在他去世后,威尼斯共和国专门请来了多纳泰罗为其塑像。

在参考了罗马哲学皇帝马可·奥勒留的塑像后,多纳泰罗这个米开朗基罗的前辈,便雕塑出了上面这么一个雕塑。

就这样,在雕刻家的笔下,这种繁衍传承了上千年的战马,得到了一个永垂不朽的机会。

但是,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皮亚韦河马更加高光的时刻来临了。

在下面这幅名画——《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记译君更想称之为《拿破仑跃马阿尔卑斯》)中,拿破仑胯下的这匹白色骏马体内,也流着皮亚韦河马的血脉。

拿破仑跃马阿尔卑斯拿破仑跃马阿尔卑斯余辉与标志一战时期的皮亚韦河之战,应该算是皮亚韦河马作为战马的最后辉煌了。

当时,面对机关枪和坦克,皮亚韦河马无疑是脆弱到不堪一击的,但是,在战争期间,它们还是如历史上一般,力所能及地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皮亚韦河马的"暮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驾驶着飞机,在皮亚韦河上空战斗,并连续34场战斗借无败绩的飞行员——弗朗西斯科,给自己的飞机左翼,纹上了一匹跃马"纹身"。

弗朗西斯与他的战斗机及跃马标志到目前为止,这位来自骑兵的飞行员,给自己的飞机纹上跃马纹身的原因依然是个谜团,但记译君却认为,这背后一定饱含着他对皮亚韦河马的喜爱之情,而且这份感情产生的冲动,与几千年前特洛伊人把外形酷似皮亚韦河马的木马搬运进城的冲动,有一些相似之处。

一战结束后的1923年,一位名叫恩佐·法拉利的意大利工程师,有感于弗朗西斯科的英雄事迹,便找到了他的母亲(弗朗西斯科最终牺牲在了距皮亚韦河几百米的地方),请求她允许自己把弗朗西斯科的标志铸在跑车上,就如同弗朗西斯科把它画在飞机上一般。

法拉利上的跃马标志现在,法拉利以及它上面的跃马标志,已经成了速度、勇敢、魅力和力量的代名词,而这些,也正是皮亚韦河马在我们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所展现出的品质的浓缩。


以上是文章"

而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第二卷中,在提及特洛伊人的盟友帕夫拉戈

"的内容,欢迎阅读秀掘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