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掘娱乐网

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

简介: 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

宋词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既有苏辛的豪放激越,也有李清照的温婉明丽。

不过无论是何种风格,词人一定都将自己的深情融入了诗行,也让读者可以感受他们的卓然不凡和高深见解。

南宋时国力衰微、战火不断,很多王公大臣都希望苟且偷安,但依然有无数的仁人志士奋起抗敌。

不说岳飞、文天祥,也不提辛弃疾和陆游,南宋时还有一位50多岁的书生也临危受命,却高唱凯歌。

另一位才子有感于他的事迹,也跃跃欲试。

下面介绍张孝祥的一首水调歌头,舒卷自如,一气呵成,更充满了浪漫与豪情。

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

剩喜燃犀处,骇浪与天浮。

张孝祥善诗文,尤工于词,其风格宏伟豪放,颇有稼轩的词风。

金国的完颜亮曾以号称60万大军渡淮南进,并立誓攻克南宋帝都临安城。

他还在一张风景画上题诗,决心消灭南宋,把和江南的山水全置于他的掌下。

当时江准的主将早已望风逃匿,而朝廷却派了一位文弱书生虞允文到前线慰劳。

最后书生竟以一万多士兵,击退了金国的二十万主力,取得了罕见的大捷。

张孝祥得知这一消息,不亚于当年的杜甫听闻官军取得胜利后的兴奋,他在上阙开篇就气势磅礴地写道,“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

作者笔调轻快,又充满了激情,但词人也可惜当时在江西抚州任职,逗留楚地,未能到前线杀敌。

而古老城楼报捷的号角声,已表达了诗人的悲壮心情。

接下来的几句更是有声有色,“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

剩喜燃犀处,骇浪与天浮。

”诗人平生志存五湖四海,又逢山河破碎,他剪烛观剑、光照吴钩。

作者遥想采石大捷处,一定是骇浪滔天、群情激昂,更令人欢欣鼓舞。

“骇浪与天浮”5个字,把当时激战的声势、以及作者激动的心情,都抒写得淋漓尽致。

下阙换头先将虞允文比作古代的名将,“忆当年,周与谢,富春秋。

”东吴的周瑜和东晋的谢玄,都曾少年得志,也都统率过大军,并以少胜多地击退了来犯之敌。

小乔是周瑜的夫人,谢玄年轻时喜爱佩带紫罗香囊。

最后的结尾也耐人寻味,“赤壁矶头落 照,淝水桥边衰草,沙渺唤人愁。

”赤壁大战和淝水大战早已成为陈迹,但依然鼓舞着作者要学习东晋的宗悫乘风破浪、以及祖逖中流击楫的精神。

当时张孝祥十分年轻,而虞允文已过知天命之年,但是作者采用了浪漫的手法,纵情吟咏,而且不拘泥于细微末节,也让读者如临其境。

纵览张孝祥的这首水调歌头,充满了豪情与浪漫,更展现了词人渴望建功立业的迫切心情。

从虞允文抗金的故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潜力无可限量,他看似儒雅倜傥,但关键时刻却敢作敢为,心中充满了一种壮志豪情,才能临危不惧,更将生死置之度外,更被伟人赞颂,伟哉虞公、千古一人。


以上是文章"

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

"的内容,欢迎阅读秀掘娱乐网的其它文章